土地盘活,村民“入股”——长乐村土地确权新探索

来源: 日期: 【字号:大 中 

乡村振兴是党的十九大提出的一项重大战略,也是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的延续和升级。乡村振兴的成效,最终取决于乡村能够内生出多少新的前行动力。要创造出这种内生动力,需要克服许多局限约束,其中最为基础的就是“活化”乡村中的核心要素——土地。

5月1日,由湖南师范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严小龙组织编写的新书《振兴中的村域中国:本色访谈》发布和签名赠书活动在长乐村大垅农庄成功举办,长乐村探索实行的”合作化+确地确权确股”模式,盘活了荒废土地,提高了农民经营收入,得到该书的大力推介。

《振兴中的村域中国:本色访谈》发布和签名赠书活动

“地随人走”,屋场变身合作社

“不搞集体主义,那山就都荒了,搞集体主义才能开发出来!”2017年“五一”劳动节,大垅合作社社员周希平这样告诉来此调研的湖南师范大学教授严小龙。没想到,这些话都被记录在严小龙的学术专著《振兴中的村域中国:本色访谈》中。其所描述的大垅土地确权模式也被严小龙高度评价:“截至目前,我仅在长乐看到过这个类型的土地确权模式。”两年后的“五一”,这本书在长乐村举办发行仪式。

长乐村的集体主义发展思想离不开村里的女强人周迈辉。长乐村有耕地1500亩、山地7400亩左右。但在周迈辉看来,土地的利用率并不高:“有些山地都荒废好几十年了,从我出生起就是荒废的。”

2016年初,周迈辉牵头,在墈屋周屋场片区成立农业专业合作社。盘活土地资源是她要解决的第一个问题。为此,她花了整整三个月的时间,将土地重新确权,即土地(承包)权都不变,经营权和使用权属于合作社,产权属于家户。具体的操作方式为:同意以组为单位打包土地的农户,合作社直接同组上以集体的名义签订合同,农户间的具体分配则由组上决定;不同意以组为单位的农户则直接由个人与合作社签订合同。

因为原有的土地测量数据较为久远,为公平起见,这次,先由村组选出代表对田地、宅基地、林地进行测量,然后周迈辉组织大垅合作社对所有数据进行重新测量确认,并实时根据家户人数变动调整土地所有量与承包费用。“每个人一年一亩310元,每一年的费用都是按天数算的。比如,如果这家人一年没有人数的增加,那就是每人310元。如果今天添了孙子,那孙子今天就能拿到钱;如果有人离世,那他(她)的那一份也随之消失。”

当年5月,大垅农业专业合作社正式成立。

钱地可入股,村民成“股民”

如何带动农民致富,是周迈辉要解决的第二个问题。她介绍,合作社以入股的形式来吸纳村民。“农户有两种入股方式,一种是直接以500元/股来计算入股;另一种是以田地流转的租金入股,即农户310元/亩的年租金可以不领走,当作股份形式入股,同样以500元一股来计算。”周迈辉说,这两种方式都是自愿的,入股人主要是本村的,自愿参股的就参股,入股资金在2000—30000元之间。

除参与分红外,村民还可获取劳务收入。贫困户加入合作社每月劳务收入可达2000至4000多元。当年下半年,合作社开始建造大棚,种植绿色无公害蔬菜。2017年,开始种植油菜花。社员胡秋贵家就在油菜花海旁边。他说,家里的土地都流转给了合作社,每年分的钱比自己种还多一些,农忙时期,还可以给合作社打工赚钱。

如今,走进大垅专业合作社,可以看到越来越多的大棚已经建了起来,一年四季可摘蔬菜,一年四季可采瓜果。不仅如此,由周迈辉牵头,社员还合股投资建成了长乐村故事餐厅高档旅游酒店、农耕文化愽物馆,带动上百户合作社成员农户发展民宿休闲服务业,做活了乡村旅游。

周迈辉还组织开展了农村绿化、环境保洁、路面硬化等一系列助力乡村振兴的行动。“这是生我养我的地方,我没赚到钱没关系。我请了村民一起做事,他们赚钱就相当于是我赚了钱。”周迈辉说,她成立合作社最重要的目的,就是要带领村民致富,带动当地经济发展。